回复方式:   回复条数 
间隔时间: 分钟
日期限制: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专属论坛:情感交流 
收到一个从2000多公里外寄给我的快递包裹,寄件人是妈妈,包裹里面有两双手工布鞋,一公斤多花椒和一公斤茶叶。布鞋依然是我从小穿到大的那个配方,红鞋白底黑鞋带,白色的千层底用麻绳纳的,这种麻绳原材料取自老家甘肃叫做麻子的一种植物茎杆纤维,需要手工拧成绳才能用来纳鞋底儿,当然这些对于妈妈来说,都是轻车熟路的事。
0人参与
查看更多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收到包裹捧出那双红的鲜艳欲滴的方口布鞋,越看越喜欢,亮闪闪的天鹅绒,细密的针脚,白色的毛布底,就像一朵红莲。回忆瞬间将我拉到童年,因我喜欢红色,所以妈妈就一直给我们姐妹俩做红色的各种布鞋穿,天鹅绒的浅口系带鞋,灯芯绒的深口一脚蹬,冬季的棉暖鞋……我们姐妹踩着一那双双红莲,走过田间小径帮妈妈干农活,欢快的奔跑在学校的土操场上踢沙包……其实我是个极爱干净的人,特别是鞋子,不能有一点脏,妈妈做的每双布鞋,如果脏了我都会认真的刷洗干净,这也是妈妈一直垢病我的“鞋子穿不烂,都叫你洗烂了”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(15)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妈妈的针线活那是做得极棒的,在村里都是数一数儿,一双双布鞋穿出去我都是很骄傲的,村里的阿姨婶子看到都会说一句人家文文妈做的鞋就是俊。妈妈会按季节变幻给我们全家做不同的鞋子,记忆最深的就是春节前,为了让我们过年有美美的新鞋穿,她会在赶集的时候早早扯好做鞋面的布料,然后在冬日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大炕的日子,开始糊鞋底,倒出一堆碎布条,布条里的浮尘在透进窗户的阳光里翻飞,妈妈的手上粘满了浆糊和碎布条上掉下来的线头,我们姊妹三个在炕上嬉笑打闹,糊几层布依着鞋底样剪掉边缘多余的布,慢慢的一只只鞋底就成了,“这是你爸爸的两双,这是你们三个的,给你舅爷还糊了两双……”。妈妈边说边整理,这些刚糊好湿的鞋底需要放到炕上烤干,我们三个帮妈妈揭开炕上的竹席子,她一只只的摆放整齐,然后盖上席子,其实那时一点都不喜欢在炕上烤鞋底,炕不热了,而且席子也不平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(2)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8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该回帖已删除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晚饭后妈妈就开始用拧车子拧纳鞋底的麻绳,那拧车子吱吱呀呀的声音伴着我们入睡了,早上起来,针线筐里一扎一扎的麻绳放的整整齐齐。只要一得空妈妈就开始纳鞋底了,跟着她的两个物件:一个长长的锥子,一个顶针,一针针一线线,纳鞋底也是很讲究的,外面的针脚是竖的,而里面的却是横的,后来我自己给儿子做鞋也会这样纳鞋底。一针下去要把麻绳扯过去再一针下去又得扯回来,扯麻绳会发出“簌簌”的声音。如果爸爸在家,他也会帮妈妈纳鞋底,边纳边教育我们三个,看看你妈为了给你们做鞋,纳鞋底胳膊都纳得疼,千万不能惹你妈生气。记忆里爸爸在我们三个面前很维护妈妈的。一只鞋底下功夫一天妈妈就纳好了,完了还得用锤子把纳好的鞋底一点点砸平整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(3)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鞋面也是用整块布糊起来的,烤干之后妈妈在缝纫机上滚边,手工缝上鞋带或松紧带,就开始最后的把鞋底和鞋帮缝合在一起,一双布鞋就算做好了,刚做好的布鞋穿上是夹脚的,慢慢穿开了就舒服了。过年的日子一天天逼近,一双双鞋子也做好了,妈妈全部收进大板箱,过年穿的鞋子只能大年初一拿出来穿,妈妈又开始忙活我们的过年衣服了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(2)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如果搁现在,我妈绝对是一个非常棒的设计师,家里有缝纫机和熨斗,我们过年的新衣服都是妈妈一手设计、裁剪、缝制、熨烫的。而且款式都非常新颖,记得有一年她给我做了一件下面有裙摆,胸前用缝纫机走出来一个兔子图案,后背系扣的外套,那一年过年的欢乐,有一半是这件衣服带给我的。上学也天天穿,以至于后来妹妹穿我这件衣服上学时,我的数学老师直接问她:“你是刘文翠的妹妹吗?”得到妹妹的肯定回答后他笑着说:“你姐姐经常穿这件衣服啊。”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我长大了,我儿子也十岁了,妈妈却老了,但她把对我的爱又延续到我儿子身上,儿子小时候,妈妈总是缝很多件棉衣棉裤,用丝棉填充,告诉我脏了可以洗,知女莫如母,因为知道我爱干净。儿子渐渐长大了,又给儿子做了很多双布鞋,一双比一双大一点,说留着慢慢穿。这次又寄来一双,却用了胶皮底,大概是我打电话说让她不要再给儿子做布鞋了,男孩子调皮穿到学校,不是把鞋底子弄湿就是弄湿,穿不了多久就烂了,唉,我的妈妈,你的心思我咋能不知道,知母莫如女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那一公斤茶叶是我打电话念叨新疆的茶叶太贵了,车夫经常在车上要喝茶,她又记住了,其实算起来,邮费加茶叶的价钱在新疆可以买到同样多的茶叶了,可父母总觉得他们给我们的不够多,不够好,这样的爱太沉太沉了。家里苹果园边上种了一圈花椒,妈妈每年摘回来都给我留一些,做为调味品一年真吃不了多少,这一公斤多我都是给朋友们分分吃吃的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(1)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7 0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 卡车之家Android客户端
小时候吃妈妈做的饭,穿妈妈做的衣,长大了成年了还是如此,就在电话里给她念叨说想吃家乡的野菜,她竟满山遍野给我挖野菜,晒干寄来。几年前就说自己的胳膊疼,眼睛花了,我也是随口说了一句想穿她给我做的红色方口布鞋,结果就做了寄来了,我打电话过去,还说给我一个做了鞋怕妹妹怪她偏心,给妹妹和侄女也各做一双。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分享到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